染罪

小时候的林秦直到长大/Party1

龙番市一家妇产医院的VIP病房内,刚刚迎接了两个新生命,分别由护士抱着,一个是院长家的儿子林涛,一个是院长好友秦颂家的公子哥秦明。 
 
 借着家中父母的这层关系,林涛和秦明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继而引发了一连串的情感纠葛,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天,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被自己的母亲抱着,算是见了彼此的第一面。小小的秦明在妈妈怀里安静的看着外面的世界,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似是在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倒是小林涛一刻也不得安宁,小胳膊小腿的比划着也不知是在做什么“运动”,在看到秦明时却瞬间安静了下来,痴痴的笑了。按说刚出生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神态呢,着实让人觉得是自己花了眼。 
 
 “小哥哥~快来看我发现了什么” 
 “小哥哥,我们来玩这个吧”说着举起了手中最新款的玩具 
 “小哥哥,你陪我玩一会吧”可怜巴巴的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儿 
 “小哥哥……” 
 
 “闭嘴” 
 可能是实在受不了林涛小朋友了,眉头微微皱着,小小的唇瓣一启一合吐出了两个字,不耐烦尽数展露。说完就再次低头看起了手中拿着的《儿童世界百科全书》。 
 
 这幅冷冰冰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像谁,精致的小脸、简单的白色短袖加七分裤,怎么看都该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不知怎的性子却异常冷淡,一点都不像是只有五岁。 
 
 反观刚被呵斥住的小林涛,一身圆领T恤牛仔裤,一会儿玩玩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没有一分钟是老实的,孩童的天真和稚嫩一览无余。明明是同一天生的,怎么这个性就差的这么多…… 
 
 林涛一脸委屈的看了秦明一会儿,原以为他会就此走开,没想到竟然就这样默默地坐在了秦明身边,虽然仍旧把玩着手里的玩具,却也没再吵闹过,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玩着,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头一歪,失去重心的他便倒在了秦明怀里。小秦明嫌弃的撇了他一眼却并未躲开,还吩咐在一边负责照顾自己的保姆拿了条毯子给林涛盖在身上,是怕他着凉了吧。 
 
 一低头,还别说,这睡着的林涛安安静静的,浓密的睫毛没比我们小秦明差了多少,此时闭着眼,便在眼睑处打下了一片阴影……也是个美人坯子 
 
 不敢动,怕惊醒了怀中的人,愣是就这么坐着给人当了两三个小时的枕头,秦明手中的书都看得差不多了,被人当成枕头的腿也麻了,林涛却一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直到大人来喊吃晚饭才被叫醒。 
 
 吃过饭,秦明小手一伸拽了拽林涛的……袖子,“跟我来一下”,淡淡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就转身回了房间,林涛屁颠儿的跟着,进了屋就看秦明拿着张纸写写画画后递给了他,上面写了各种书的名字。 
 
 “想让我陪你玩就先把上边第一本书看完,都记住了我就陪你玩,以后都是这样,如果看不完就别来吵我”,看林涛拿着纸一脸茫然,小秦明好心的解释了一句。 
 
 迟疑了一下,便满口答应下来,也不知这秦明怎么就对他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一向贪玩的他从此心甘情愿安分读书,也正因如此,长大后倒也多多少少养成了些看书的习惯。 
 
 送走了林涛的小秦明回到自己房间将自己摔在床上,心里打着小算盘,想着等林涛把第一本书看完,该让爸爸妈妈和叔叔阿姨带他们俩去哪里玩好呢? 
 
 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就算性格冷淡些,爱玩的天性也少不了,正处在爱玩的年纪,怎么可能天天沉在书本里呢。只是这孩子从小对人的冷淡劲倒也着实让秦氏夫妇俩捏把汗,变着法的想让儿子热情起来。别说,看今天这样多少还是见了些成效的。 
 
 就这么过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就听见林涛咋咋呼呼的一边大喊着“我终于看完啦,可以和秦明出去玩啦”,一边不顾身后跟着的爸妈飞一般的朝秦明家跑去,林妈妈无奈的看了丈夫一眼,眉眼带笑的挽着丈夫一同进了秦颂家。 
 
 彼时的秦明正在研究着手中的解剖模具(说是研究有点不够贴切,毕竟孩子还小),乍一听林涛的喊声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手里的东西就掉到了桌子上,皱了皱眉,笑意却是直达眼底,看来秦明也是盼这天盼的紧。 
 
 可是说过的要他都记住了才会陪着一起玩,说话向来算数的秦明打算考一考他,随机的问了几个问题,没想到林涛倒是一丝迟疑都没有的全都答对了,秦明满意的点点头,冲着林涛露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算是考察通过的认可。 
 
 一行人收拾好就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郊游,秦明在林涛的感染下,也没了小大人的沉静,和他一起疯玩了起来,两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大人们也都神清气爽,谈笑风生。后来去了游乐园,把能玩的都玩了一遍,两人累的呼呼直喘,却笑声不断,这时的秦明才真真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兄弟俩是真的玩的累了,到家后连晚饭都只匆匆吃了几口就一起倒在秦明的小床上睡着了,林父林母便也一起住在了好友家里,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两个小家伙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嘴角都噙着笑。 
 
 可正聊的起劲,林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脸色一变,匆匆忙忙的拉起自家媳妇就往医院赶,也没来得及告诉儿子一声。看好友喝了不少酒,担心他们安全的秦颂二人想着孩子们睡的沉,便也跟了过去,家里就只留了保姆照看着。 
 
 结果,半夜悠悠转醒的小秦明找不到爸爸妈妈,竟小小声的哭了起来,其实哭声是不大的,只有隐隐的啜泣声,但是依然惊醒了睡在身边的林涛。 
 
 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己心中的“小哥哥”哭的成了泪人,手忙脚乱的学着大人的样子拍了拍秦明的后背,紧张的问“好好的怎么哭了?” 
 
 “爸爸…妈妈…不见了”,回答他的只有断断续续的这几个字,多一个字都不肯再说。林涛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揉了揉刚睡醒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让秦明靠在自己肩膀上耐心的哄着,看着秦明精致的小脸竟然鬼使神差的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小孩子哪里知道亲亲的意义,反正想做就做了,可别说,这一口亲下去,秦明迷茫的看了林涛一眼,倒是忘记了再哭。 
 
 就这么抱着小秦明慢慢的睡了过去,翻过这一段小插曲,又是一夜好梦。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