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罪

小时候的林秦/Party4【有玻璃渣】

 升到初中的两人理所当然的还是在一个学校,而且还是同班,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每天一起上下学,一起做功课,偶尔两家大人都有空的时候就商量着一起出去玩,每天过着大致相同的生活,只是有些变故来的太突然,就显得之前的平淡生活都太过弥足珍贵。 
 
 这节是自习课,秦明正在对着一本自己额外买来的物理练习册上一道略微有些超纲的大题绞尽脑汁,手里的解析书被翻的沙沙作响,试图从这上面找到自己需要的理论公式和讲解。 
 
 “秦明,来一下我办公室”班主任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中略显突兀。 
 
 因为思路被打断,秦明蹙着眉走出教室,猜测着老师找自己所为何事。只是……班主任的脸色如此沉重让秦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个坏消息,希望你能做好思想准备”,班主任看了一眼对面的秦明接着说道“刚接到你家里的电话,说是你父亲出了点事,情况很不乐观,给你请了假,让你马上到市中心医院去。” 
 
 秦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只是看着面前急诊室门上‘手术中’的字样丝毫没有暗下来的意思,让他第一次觉得等待是这么难熬的一件事。 
 
 “病人由于从高空坠落,内部器官破裂,导致迅速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请家属节哀。”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如是说道。见惯了生死的医生毫无波动,出口的话却是让守在门前的众人悲痛欲绝。 
 
 接着就看见护士推着手术床出来,揭开盖住全身的白色被单,上面躺着的正是秦颂。 
 
 秦母受不了刺激,气血上涌就哭的晕了过去。外界的嘈杂秦明丝毫都听不到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父亲会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一定和前不久的渎职罪名有关。 
 
 老师考虑到他刚刚丧父,所以批了秦明一星期的假,此时秦明正在安抚刚刚出院的母亲,秦颂的自杀事件不光对秦明产生严重打击,更是对秦母造成了巨大伤害。那日听到秦颂死讯,晕过去后一直没有恢复,倒是引发出了一些平时并未引起重视的病症。在医院留院观察了三天,才在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后办理了出院手续,与秦明一起回了家。 
 
 秦明坐在沙发上放下手中刚刚看完的标题为《法医渎职改判死因案发畏罪跳楼自杀》的报纸,心生恨意。死人无法说话就可以在没搞清楚事情真相的情况下胡乱写吗,秦明握紧了拳头愤愤的想。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秦明最清楚,所以他绝对不相信父亲会做出渎职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有人设计陷害让父亲背了黑锅,父亲受不了外界的高度压力才会选择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是秦颂忘了,人死了百口莫辩,证明不了什么反而会让有心人利用此机会反咬一口。秦明知道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可是作为初中生的他还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秦母自从在医院晕倒再醒来后就变得很奇怪,一点都不像是个刚刚失去丈夫的人。只是就在秦明以为母亲已经接受现实的时候却看到了让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那天夜里秦明被窗外的雨声吵醒,想去客厅给自己倒杯水喝,却发现母亲的房门虚掩着,从里面透出一丝光线,想着母亲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便推门进去看,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母亲在窗边纵身跳下的身影,连给秦明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她就这样在秦明的眼前,在丈夫死后的第一天,选择了和丈夫秦颂一样的死法。 
 
 这对于她来说也许是种解脱吧,只是对于秦明来说却太过残忍。冲下楼的秦明抱着母亲的尸体不停地大声喊叫着,这个小小的孩子连续经历两次至亲的死亡,精神已经近乎崩溃的状态。因为父母的突然离世,加上家里没有什么其他亲属,他便被送到了福利院中。初到福利院的秦明处在崩溃的边缘,不管谁和他说话都像是听不到一样,不说话也不哭闹,只是目光空洞的在纸上画着,一张接一张的画的都是一样的画面,那是他的母亲倒在血泊中的样子。 
 
 由于事发突然,时间离得又近,秦颂夫妻的葬礼安排在了同一天,由林涛的父母帮忙操办。秦明看着灵堂正中的黑白相片沉默着,那是他父母亲的一张合照,照片里两人的笑容温馨又甜蜜,看着照片,以前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眼泪悄无声息的一颗接一颗落下,站在他身边的林涛就这么看着他,感觉他的眼泪像是针尖落在了自己的心上一般,落一滴就疼一下。 
 
 林涛的父母帮着登记礼金,他帮不上什么忙,就站在一边看着秦明给前来悼念的人鞠躬致谢。 
 
 等到人都散去时天已经微微有些黑了,林涛看着站在灵堂中背对着自己的人,周身都被一股巨大的悲伤所包围,没有任何声音,要不是看到他的肩膀微微颤抖着,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他在哭。 
 
 林涛走过去,像小时候那样把他揽到自己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直到他的眼泪浸湿了衣服,林涛终于忍不住开口“别哭了秦明,你哭的我好心疼。”回应他的是秦明越加用力的收紧了抱着他的手臂,想哄哄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无奈只好拍拍他的背等怀中的人自己平静下来,直到感觉秦明的身体停止了颤抖整个人无力地靠在他身上,这才两手抓着秦明的肩膀将他扶起来,眼看着这张精致的脸上挂满泪痕,小心的劝道“在这站了一天了,去吃点东西吧,好吗?” 
 
 想说好,结果张了张嘴发现此时的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声音,只得改为点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径直向外走去,林涛在后面看着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是今天真的累到了吧,回到福利院后秦明第一次没有画画而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真是苦了这孩子了,小小年纪就经历这样的事。”院长在门口看了一眼睡着的秦明低叹了一句后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