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罪

林秦小时候(长大了)/Party5

因为要上学,所以以后在编


“林涛,你高考志愿打算填哪啊?” 
 
 “……” 
 
 “嘿,跟你说话呢。傻了?” 
 
 久久等不到回应的某同学回过头,才发现林涛双目直直盯着一处,丢了魂般,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得,又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出神了。哪里是不理他,那是压根就没听到有人和他说话。 
 
 这是常有的事,对付这点只有一招,那便是……“秦明来了” 
 
 “嗯?秦明?”伸长了脖子前后左右看了个遍,“在哪呢?”并没有看到人的林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问,哪还有一点刚刚走神的样子。 
 
 看,没错吧,只要提到秦明这两个字,无论他当时在干嘛,都会马上放下手中的事凑过来,简直比叫他自己名字反应都快。 
 
 “呃,秦明不在这,我是想问你高考志愿打算填哪。”虽说是没办法才把秦明抬出来,但总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地道,尴尬的揉了揉鼻尖再次问了他刚刚的问题。 
 
 “啊,不知道呢,看我们家秦明报哪我就报哪。”一听说秦明没来,林涛整个人周身都瞬间笼罩了一层名叫失望的气息,连自称秦明是自己家的都没察觉到。 
 
 一高有两个传奇,一个是秦明,长得好看是必然的,肤白貌美(这词用在他身上好像有点奇怪?),嫩的好似能掐出水,连大多数女生都要自叹不如,成绩好到要上天,就是特高冷不爱理人,你跟他说十句话,他能回你个‘嗯’那就是你的莫大荣幸,绝对的禁欲系冰山美男纸,人称‘秦美人’。 
 
 一个就是林涛,为人热情,乐于助人,只要你开口,只要他能帮上忙,那绝对不会有拒绝你的时候,而且出了名的好脾气,但是,凡事都有例外,这林涛的例外,也是丫的雷区,你说什么?他女朋友?错了,他的雷区并不是他所谓的女朋友,而是——秦明。 
 
 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个例子,有天一哥们和同学打赌输了,要跟第一个遇见的人说‘搞对象吗’,很不巧,他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秦明,愿赌服输,于是上前轻佻的捏着秦明的下巴与他对视,“同学,搞基吗。”本来就是个游戏,说完也就算了,可偏生这人年轻气盛,看秦明蹙着眉并不理他,就来了劲,“怎么,不理人是吧,早听说你是个什么禁欲系,是真禁欲,还是根本就不行啊”说着还特地往秦明那瞥了一眼。这一幕恰好被林涛看到,于是二话不说上来就给这人一顿毒打,你能想象这样一个好脾气的人把人打的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吗? 
 
 于是从那以后整个一高都知道了,那个很和善,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林涛其实很能打,还有就是招谁都别招秦明,不然很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整个学校的人都尽可能的远离秦明,不过这对秦明来说并没什么影响,没人打扰倒是正如他意——清净! 
 
 要说这林涛和秦明是什么关系,他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可是单纯说他俩是发小,这林涛为了秦明把人打成那样,看着又不像只是如此,但是要说俩人不只发小这么简单,却又说不上来是别的什么。 
 
 连林涛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反正就是见不得秦明有一点不好,对他比对自己还上心,常常因此惹得女朋友不开心,林涛自己却还不自知,还纳闷女朋友怎么连男人的醋都吃,简直莫名其妙。 
 
 “亲爱的,明天是周末,你陪我去游乐场玩过山车好不好~”一长相还挺漂亮的姑娘摇着林涛的胳膊对他说,这就是林涛的女朋友了,甜美的嗓音配上这撒娇的语气,估计没人会拒绝吧,只是,我们的林涛同学怎么又走神了呢? 
 
 诶?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游乐场?过山车?哦,我确实在游乐场坐过过山车这种东西。 
 
 记忆拉回到高一的时候,那时秦明父母刚出事不久,秦明整天把自己封闭起来,有时一连几天都不说一个字,林涛不忍心看他如此,生怕他哪天把自己憋出病来,于是三天两头的就要拉着秦明到处玩,有一个周末就把他拉到了游乐场,想带他玩些刺激的游戏,当做发泄,缓解一下心情。 
 
 海盗船,大摆锤,升降机,过山车……反正是什么刺激玩什么,只是林涛忘了,他自己是极度恐高的。 
 
 坐在过山车的座位里,起初只是缓慢的向上走还好些,只是后来越走越高,就连手心都出了一层薄汗,紧抿着嘴唇,双手紧紧的抓着面前的栏杆,两条腿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如果这时让他照一下镜子,他一定会被自己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吓到,只是余光看到秦明,他怎么就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来不及多想,过山车在最顶端稍作停顿后突然极速向下冲去,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瞬间闭紧了双眼,用力咬紧下唇,仿佛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一般。其实向下跌落的时间非常短,只是那一瞬间失重的感觉刺激着他,妈妈呀,我是谁?我在哪?我是死了吗? 
 
 慢慢向上爬又瞬间跌落的强烈反差还在继续,等到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林涛身上已经出了不少的冷汗。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林涛感觉自己的双腿还是软的。 
 
 “……”秦明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吗?’ 
 
 “你不害怕?” 
 
 ——摇头 
 
 “你当真一点都不害怕?” 
 
 ——依旧摇头,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变了,由刚刚的疑惑变成了——等等,是我眼花吗?秦明此时看着林涛的目光仿佛看见了一个——智障? 
 
 “其实我胆子还是挺大的,就是有点恐高…而已!”刻意加重了‘而已’两个字,试图挽回些颜面,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 
 
 “不止吧,我记得你还怕老鼠。”秦明淡淡的说,还附带了一个标准的秦氏皮笑肉不笑。 
 
 what?!在这一刻林涛同学感觉自己的自尊心仿佛受到了暴击,其实全长只用了三分钟都不到,只是他第一次觉得平时短短的三分钟在这一刻竟然这么漫长。好不容易稍微缓过点来,再看秦明,他居然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自己身边,好像刚刚他只是正常的坐车走了一段路。 
 
 自那以后,林涛发誓,珍爱生命,远离刺激,以后再也不坐这种东西了! 
 
 “涛涛,人家在跟你讲话耶,你有没有听到啊,怎么又走神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动不动就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哦,听到了,你让我陪你坐过山车嘛。”回过神来的林涛忙不迭的开口回应。 
 
 “那你要不要陪我?” 
 
 “还是不了,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啊,就陪我去嘛~”有些失望的开口央求。 
 
 “我不喜欢那种东西,还是你自己去玩吧。” 
 
 “好吧……你刚刚在想什么?想那么久”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不想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于是换个话题问道。 
 
 “想我当年陪秦明坐过山车啊。”林涛随口答道。 
 
 只是说完之后,怎么觉得周围瞬间变低气压了呢?回头看女友一眼,她那是什么表情啊,好奇怪。 
 
 “所以你陪秦明去,就是不肯陪我去?你陪秦明去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喜欢?” 
 
 “我……” 
 
 “我什么我,林涛,我们分手吧”林涛刚要开口辩解,姑娘就打断他抢着把话说完了,连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转身走了。 
 
 哦,分手?好吧。奇怪,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不过林涛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因为让他更在意的是姑娘说的“你从来都没爱过我,对你来说秦明才是最重要的,你心里永远只有秦明!”这句话。 
 
 抬手抓了抓头发向前走去,一路上都在回想这句话,他想不明白,这和秦明有什么关系呢?分手就分手,干嘛非要把秦明牵扯进来呢?而且秦明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自然在自己心里是最重要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光是这个姑娘,他在学校里也听到过一些传言,说自己和秦明不只是发小那么简单,说不定有什么‘□□’。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别人把他和秦明的关系说成是不正常的过于亲密的关系时,他居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反而觉得开心。 
 
 难道自己对秦明真的不只是朋友的感情?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己一天不见秦明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想到了自己看到秦明的亢奋,想到了自己见不得秦明有一丝一毫的不开心,想到自己每次看到秦明皱眉都恨不得活剥了那个惹他的人,哦,上次那人不正是因为这个才被他打到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吗。 
 
 所以,自己对秦明,不是兄弟,而是…喜欢?可是又有哪里不对,自己不是喜欢女人的吗? 
 
 算了算了,不想了,果然还是志愿的事比较重要,明天见到秦明看看他要报哪里。林涛秉承着搞不懂的事就顺其自然发展的原则,放弃了思考,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