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罪

【折真】雨霖铃(肆/完结)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折真】雨霖铃(肆/完结)

注意事项见前文。
没想到折颜还有半仙半魔的设定啊,但是原本设定我也不想改了就这样吧【。】
------------------

12

  最是情深伤人苦。

  一夜相思雨,揉碎千人肠。

  折颜提酒,走到了他曾经常与白真一起钓鱼的池塘边。

  自他种下这十里桃林,数万年来,桃林从未下过雨。可今日,却是斜风细雨,瓢瓢泼泼连连不断的下了整整好几日。

  他没有打伞。

  他将那酒开了封,拿在手里,却没有喝。雨水打进酒坛里,发出细小的落水声,混着那雨打在树上,花上,地上,衣上,以及水里的声音,淅淅沥沥,滴滴答答,仿佛奏响了一曲澈然古音。

  折颜手一翻,将那酒,尽数倒进了前面的池塘里。

  一碗清酒,送别故人。

  然后他将那酒坛也一同扔进了池塘里。空了的酒坛浮在水面上,沉浮不定的随着雨水,游到了池塘的另一边。

  他长叹一口气。

  他忽然就有点后悔了。后悔那日诛仙台,自己饮下忘情药后,为什么不干脆就将他给忘了。无情,便无痛,无念,便无苦。

  可是他又不后悔。

  他不怕痛,更不怕苦。普天之下,他只怕,没有他。

  白真只知,那忘情药可让人忘记自己想要忘记的回忆。

  可若他折颜根本就不想忘了白真,那就算他饮下再多的忘情药,又有何用呢?

  早就刻入心扉,深入血骨的东西,谅是千刀万剐削骨剜血,也难以完全清除干净。

  何况只是一瓶小小的忘情药呢。

  那普通上神跳下诛仙台,修为会损失大半。

  而身负魔气跳下诛仙台,虽能洗去一身魔气,但在损失大半修为的同时,也会遭到魔气反噬,轻则仙骨受损甚至失去仙骨成为凡人,而重则……

  重则,死。

  白真亦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自己有所不测,他情愿他能……将他忘了。

  所以当那日折颜自诛仙台醒来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忘,又在那深渊边只找到一条白真遗落的发带之时,他终是没忍住,红了眼睛。

  自此,十里桃林,再无晴日。

  细雨纷纷,若天悯泪。

  桃林泣雨,枯木若死,他却没有死心。夜观天象,当他知他尚且还活在这世间的某一个角落时,那一刻,他高兴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可是,他却没等到他回来。

  于是,四海八荒寻人不得,只得入世凡人间。茶楼香阁,清雅小榭,他方信步而来,一袭白衣,映入眼帘。

  他心想,若你想让我忘,那我便忘了你。可你以为你让我把你忘了,你就能甩掉我了吗?

  于是,他说,我与你有缘,你却非要断了这缘,轻则说是作孽,重则便是逆天。

  他又说,若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有缘,只销一眼便能在茫茫人海中认出,这缘,生无可躲,死无可断。

  然后他又撒了个慌,他说,我自茶楼与你相遇之时,便认定了你。我不信你一直看不出来。

  他把自己的感情说晚了十几万年,但他觉得,倒也不亏。

13

  折颜万万没想到的是,白真在看到他后第一个反应,是冲上来,抬手便要扯开他的衣领。

  折颜连忙抓住白真正扯着衣领的手,仍不忘打趣道“真真,你现下怎的如此急躁了,大白天的呢。”

  折颜那句“真真”一出,白真怔了一下,接着抬头,看向折颜。

  眼睛红的不成样子。

  折颜却是笑了。他抬手抚上白真的面庞,笑道“我这次是该说,你迷眼了,还是哭了?”

  白真没有理会他,手下倒更粗暴了些许,他一只手被折颜抓住,另一只手便不由分说的扯开了折颜的外衣,接着又要去解他的里衣,却在即将碰到领口的时候,又被折颜另一只手抓住了。

  “那白色衣服上的,是什么。”

  被折颜抓住双手,白真终是开口,浓厚的鼻音里却带了丝丝寒气,仿若要将人冰冻三尺,万古不化。

  “衣服上的……?”折颜一怔,接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兀自喃喃了句“难道毕方他没……”

  后半句,他却硬生生的止住了。

  “……我知道你是担心那衣服上的红色痕迹。”折颜看着白真,忽然转了个口气,笑了笑,说道“若我不在那衣服上动点手脚,你怎么会来找我?”

  见白真沉默,折颜只得道“那不过是些铅朱罢了,你莫再担心。”

  白真依然是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放开我。”

  折颜这才想起来白真的两只手都被自己给抓着,便连忙松了手。眼前白真双手得了自由,忽然抬眼,朝着折颜举起了手。

  折颜本以为他要打自己。

  毕竟自己向他撒了个弥天大谎,装成把他给忘了然后骗他吃骗他喝将他耍的团团转,他都想好了该怎样解释了。

  然而半晌过后,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

  身上兀的覆上一丝温暖,那人忽然靠近他,紧紧的将他抱住了。

  折颜怔在了那里。

  过了半晌,他听到了自己耳边传出了即使是极力压抑着,却还是难以掩饰的抽泣声。

  白真哭了。

  自小到大,白真没有少哭过。可是连声音都压抑不住的哭泣,却自他不再是个小娃娃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而此时,他却紧紧的抱着折颜,埋在他的肩头,忽然之间,哭的像个孩子。

  那抽泣声越来越大,直到再也压抑不住,如洪水一般汹涌而来,崩溃决堤。若不知情之人,当猜此人究竟是何其伤心,哭声竟能如此哀恸,揪灼人心。

  折颜连忙抬手回抱住那哭的浑身颤抖的人,心却是慌了。他束手无措的抱着那人,话语刹时也哽在喉咙,仿佛要跟着他一起哭了一般。

  他此时倒更希望白真能打自己一顿了,不管怎么样,至少能让他撒气,能让他解恨,能让他不要哭的如此伤心,如此让人心疼。

  他却只是哭。

  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抱着他哭,不打不骂,却比打骂更要伤人,更要揪心。

  自一朝坠入尘世,仙骨俱损,举目无亲,孤寂一人。

  他实在是压抑了许久。

  如今,那能牵动他一颦一笑,一喜一乐的人忽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告诉他,没有将他忘记,他还依然在他的心里。之前的一切隐忍,在那一刻,终是再也忍不住了。

  情难自控,泪亦决堤。

  只是那决堤之泪,却并非皆为痛比心碎。

  人若大哭,若非大恸……

  必为大喜。

14

  青丘还在下雨。

  这雨仿佛从来都没有停过,仿佛从白真离开的那一天,一直下到了如今他回来的这一日。

  走到狐狸洞前,便见一袭红衣的女孩儿,正坐在洞口的台阶上,撑着把伞,拿着个树枝子在地上划来划去,口中不知在絮絮叨叨着什么。紧接着,她的视线里便映入了一双雪白的鞋子。

  红衣女孩怔了一下。

  然后她缓缓抬头,白色长衫的少年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她眨了眨眼。

  待她回神,脸上终是涌上了一丝喜色,仿佛额上的凤尾花也跟着一起亮了些许。她匆匆忙忙的站起身,转身跑进洞里,一边跑一边大喊“姑姑!姑姑!四叔回来了!四叔回来了!”

  白真看着眼前飞跑进洞里的凤九,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方走进去,便见一袭青衣的女孩也闻声跑了出来。在看到他的那一瞬,女孩刹时也红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的便忽然扑了上来,几乎整个人都要挂到白真的身上。

  白真匆忙接住他,笑道“小五,四哥才离开几日,你竟又胖了。”

  白浅立刻破涕为笑,刚想回驳他几句,却忽听白真身后传来声音,道“浅浅,你四哥身子弱,经不起你这般折腾,快下来。”

  白浅怔了怔,连忙松开白真,朝白真身后看去。

  狐狸洞外,缓缓走进一人,桃色衣裳,浅笑莞尔。

  白浅一时瞪大了眼,看向那人,又转头看向白真,支吾半天,说道“四哥,他,他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白真没答话,却是折颜走近了两人,看着白浅笑道“从来都没有忘过,又何须想起来什么呢。”

  折颜此言一出,白浅恍然大悟。

  “哦……亏四哥去凡间后还特意跑回来让我们瞒着你不要提起他这个人,没想到你竟根本就没忘了四哥!”白浅指着折颜,说道“你倒是装的像,每次来青丘探望阿爹阿娘都跟没有他这个人似的,哪想你竟背着我们去找他了!”

  折颜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将白浅拉到身边,说道“你同我去桃林拿些药来,你四哥身上尚有诛仙台留下的伤势。”说罢他又招呼凤九,说道“小九,你暂且先照顾一下你四叔,我和你姑姑去去就回。”

  “你怎不自己送来?”白浅向来对折颜没大没小,揶揄他道“当真是把人给追回来腿都懒得跑了?”

  “我还有些事。”一边扯了白浅往狐狸洞外走,折颜一边回头偷瞄了一眼随着凤九进去的白真,颇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白浅察觉出了折颜的不对劲,忙停下脚步,问道“折颜,发生什么了?”

  “一言难尽啊……”折颜叹了口气。白浅翻了个白眼“长话短说。”

  “你四哥尚在生我的气。”

  沉默了半晌,折颜说道。

  白浅一愣。

  但她愣了一会儿,又道“这也是应该的。谁让你骗他。不光他,我们都被你给骗了,以为你真的将我四哥忘了。你说说你,明明没忘,为什么非要装作将他给忘了?”

  “因为我也气啊。”折颜摊手“气他自作主张便给我喝了那忘情药。若我真的将他给忘了,岂不是这辈子都要与他殊途陌路了。”

  明明两个有情人,却偏偏要阳关独木,岂非世间最凄绝之事。

  白浅沉默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道“其实,那日,我本是怨你没有救下四哥的。”

  白真猜的没错。那日他上九重天诛仙台之时,白浅没拦住他,便跑去桃林告诉了折颜。

  她本以为折颜能拦住白真,可谁想,再见折颜时,他手里只剩下了一条白真束发的发带。

  “四哥于我,是除了阿爹和阿娘,最重要的人。”白浅吸了吸鼻子,声音里仿佛也带了丝丝的鼻音“所以当那日你回来之时,拿着发带问我这发带是谁之物时,你那茫然却又丝毫无所动容的神情,着实伤了我。”

  折颜叹气“所以,后来真真回来时,你便与他说我早已断情绝义,又伤了他一次,对吗。”

  “我并非是要伤他。”白浅侧头,看向折颜“无论我是否与他说了什么,他早已想好的事情,其他任何的变数都只是在为他做到这一步而推波助澜罢了。四哥跳下诛仙台后,流落东荒,修为大减,仙骨俱损。幸而他本身修为尚高,不至于陨了命去。不多久便回了青丘。后来他自己提起,我才知你是饮了那忘情药,因此才对四哥断然绝情。”

  折颜没说话,由着一旁的白浅吸着鼻子,稍微有些哽咽的继续道“四哥知你已将他遗忘,虽在意料之中,但也伤情的很,便嘱咐我们勿要再在你面前提起他,便一个人跑去凡间了。期间我也去找过他,他却怎么也不肯回来。我问他,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再去找你,即使重新开始也好。他却说,一切皆是他自己造的劫,是他让你忘了他,便该由他承受这个后果。他断然不会做下让你忘情后又来纠缠你的荒唐事……”

  说到这,白浅终是再也说不下去,抹着眼泪,低低的抽泣了起来。

  折颜心里一阵堵塞。他抬手,替白浅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丫头,别哭了。都回来了,回来了。”

  白浅没有看折颜,眼睛却是愈发红了。

  折颜苦笑道“人世千变,情之一字,总是要历历劫数的。万事万物总是不缺那一丁点的阴差阳错。若真真没有因伤情而离开青丘,若我没有一时赌气装作忘记了他……”

  “你又何必这样说。”白浅将眼泪擦了擦,说道“我也知你装作忘了他,并非只是一时赌气。忘记一个人很难,装做忘记一个人却是更难。你不过就是想证明给他看,你对他的感情,即便由他亲手隔断,尚也是无法阻绝的。”

  继而白浅顿了顿,脸上依稀带着泪,唇角却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

  “或许,你与他,本就是命中注定吧。”

15

  接过折颜手中的两包药,白浅问道“你当真不回去看看四哥?”

  “我是真的有事。”折颜叹了口气,“与你四哥说,我过几日便去看他,让他好好养伤。只要他听我的话,我自是有办法让他的仙骨恢复的。”

  “四哥向来都很听你的话。”白浅看着手中的药包,说道。

  “他不听我话的时候多得去了。”折颜看着白浅,轻笑一声。白浅歪头,若有所思道“哦?比如?”

  “比如他趁我压抑魔气之时昏迷不醒,将我身上的魔气强行渡到他的身上。”

  白浅闻言,惊诧的差点没将手中的两包药丢到地上。

  “那魔气,难道不是自己跑到四哥身上的吗?”白浅一时之间有些混乱,连忙说道“当初听四哥说,你们凤凰一族,浴火涅槃,乃九阳之躯,魔氛入体只会压抑其自身修为,而我们九尾狐族天性属阴,因此四哥一接近你,那魔气便尽数跑到我四哥身上了。”

  “你倒是真信你四哥。”折颜笑了“这魔气若是入了一个人的身,就算体质相克,也绝没有再自己跑到别处的情况,这恰恰便是这看似无有弱点的魔气唯一的弱点。若不是你四哥强行将那魔气渡到自己的身上,那魔气怎可能就自己跑过去?”

  “但四哥,四哥为什么不说……”白浅低头,却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四哥不说,你便也当作不知道?”

  “真真若不想让我知道,那我便就是不知道。”折颜叹息道。

  白浅撇嘴“你这口气却真不像甘愿装作不知道。”

  折颜摇了摇头,苦笑“你错了,我知道,只会让他心中更有压力,反倒是我装作不知道,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所以你心觉愧疚,无论如何,即使刀山火海,都要帮他修复仙骨?”挑眉,白浅问道。

  “嗯?”折颜一愣,狐疑的看向白浅。

  “我什么都不知道。”白浅连忙摇摇头“我就是觉得,你们俩真奇怪。”

  告别了折颜,白浅连忙赶回了狐狸洞。此时白真和凤九正坐在桌前不知聊些什么,似乎说的正欢。白浅过去便将两包药丢到桌子上,说道“呢,折颜让我给你的药,让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一定要听他的话,不然你就是个废人了。”

  知白浅嘴上向来是不饶人的,白真笑了笑,说道“哪里来的不然,明明已经是个废人了。”

  白浅知他是在玩笑,心里却还是来了股无名火,道“我瞧着你没了修为倒是颇高兴,不如将你剩下的那丁点儿再渡给我,待我历劫成为上神的时候还能少受些苦。”

  “怎的就忽然来气了。”白真见白浅一副气闷的样子,无奈“这修为大减仙骨俱损又不是我所乐意的,难不成我还真要带着那魔气过一辈子?你可是忘了我当初怎样打伤你和小九了吗?”

  “哦。”白浅闷闷道“所以你便擅自将折颜身上那魔气渡到自己身上来了?”

  白浅话音刚落,白真的脸便沉了下来。

  白浅刹时也知自己一气之下说漏了嘴,轻咳了两声,连忙说道“我当初昆仑虚学艺又不是白学,虽然魔气相关之事记载甚少,但昆仑虚藏书千千万万,总是会被我偶尔翻到那邪门歪道的小点子的,自然知道那魔气根本就不会随便从人身上跑下来。”

  听白浅此言,白真苦笑一声“竟是没瞒过你。”

  白浅有些心虚的撇过了头,不去看白真,说道“我只是气,你确是喜欢那老凤凰喜欢的死去活来,但竟如此轻贱自己。”

  听白浅说自己喜欢折颜喜欢的死去活来,白真刹时脸也有些发烫,连忙道“小五,并非是我轻贱自己,而是……而是那魔气,的确本就应是在我身上的。”

  白真此话,却彻底的将白浅给绕糊涂了。

  “本应在你身上?”白浅诧异“此话怎讲?”

  白真叹了口气“折颜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却是太过了解他,猜便也猜出了十有八九。小五,你是否记得,我曾与你说过,凤凰乃涅槃浴火,九阳之躯,而我们狐族则恰好相反,生性属阴?”

  “的确。”白浅点头。

  白真看向白浅,继续道“我依稀记得,那日我和折颜本在桃林好好的钓着鱼,折颜忽然遣我回青丘看看你。这好好的无事,他断然不会忽然让我走。但我当时未多想,又寻思着的确好久没回青丘,便走了。而待我再回来,折颜就被魔气上身了。”

  他顿了顿,又道“那魔气极尽阴邪,我和折颜两人,他怎的会挑了那凤凰附身呢。”

  白浅怔了半晌,接着恍然大悟。

  “你是说,那魔气的目标本来是你,而那日折颜却故意支走了你,然后引得那魔气上了自己的身……是他帮你挡了一劫?”

  白真点头。

  白浅沉默。

  过了一会儿,白真说道“轮回因果,循循复复,即是我种下的因,便必由我来圆这个果。本应我所承受的东西,我断然不会逃避,让他人为我承担。”

  白浅却只是盯着白真看。

  过了半晌,她问“折颜知道你知道吗?”

  白真挑眉“为什么要让他知道我知道?他即不想让我知道,我便就装作不知道,我只要做我该做的事就好了,其他的,随他想去。”

  白浅不禁笑了。

  她道“你们俩真奇怪。”
  
16

  白真做了个梦。

  梦里是那处他再熟悉不过的桃花林。花瓣簌簌而落,在地上铺上一层薄薄桃色。雀儿落在枝头,轻婉低鸣,迎接着即将踏入异境的来客。

  衣袂飞扬,不知何处来的风,将白真浅色的衣摆吹得肆意翻飞。白真顺着那风向,朝那里看去。

  是一袭白衣的人。

  白真刹那间以为是看见了自己。可是再仔细看去,那竟是……穿着自己衣服的折颜。

  他穿着那件当初白真给他的白色衣裳。

  他喊他,折颜。

  折颜似是听到了他的喊声,身子僵了僵,缓缓地回过了身。

  白真瞪大了眼。

  折颜的身上,胳膊上,腰腹处,一片一片的红色,艳丽,却又扎眼,刺目灼痛。

  “你又骗我。”

  白真讶异了一会儿,却是笑了。

  “你又在身上弄上铅朱吓唬我。折颜,别闹了。”

  白真想走过去,可他方一挪步,眼前那人忽然勾了勾嘴角。

  他的嘴角也流下了鲜血。

  白真笑不出来了。

  他想疾步走过去,可是他越是走,那人离得他越远,越走越远,直到那一抹白色渐渐消融于满目桃色中,空气中只留下了桃花清淡的香气,萦绕不散。

  他喊,折颜,你在哪。

  没有人回应他。

  他跑啊跑,跑遍了桃花林,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他一时间怕的发了疯,心骤然一跳,却是猛地睁开了眼。

  眼前是白浅那略带忧愁的面色。

  他立刻坐起身来,抓住白浅的衣袖,问道“小五,折颜呢?”

  白浅的睫毛抖了抖,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不知。今天我回来后不是与你说了吗,他暂且有些事情,等过几日再来看你。”

  白真心中徒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四哥,你是做噩梦了吗?”白浅问道。

  “……我梦见……”白真皱眉,却忽然道“不对……”

  “什么不对?”白浅见白真神色严肃,心里也是一沉,连忙问道。白真没有看白浅,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喃喃道“那件衣服上……不是铅朱……”

  “铅朱?”白浅一怔“你是说,那件你拿回来让迷谷去洗的那件沾染了些红色污迹的白色衣裳?”

  “折颜与我说那是铅朱,为了吓唬我引我去找他而耍的把戏……”白真皱眉“可是……”

  白浅见白真欲言又止,顿了顿,忽然说道“你休息后,迷谷的确跑来找过我,问我你那衣裳上为何会有血迹……那的确是血没错,我还想等你醒来时问问你呢。”

  白真的心忽然揪成了一团。

  “那衣服我曾给折颜穿过。”他道。

  “如果那真的是血,也是折颜的血。”

  听白真此言,白浅面色逐渐变得有些讶异。

  “……若是这样,三日前,我偷偷跑去桃林偷酒喝,倒是遇见了折颜。只不过我怕被他发现,我便躲了起来。”

  “你遇见了他?”白真看向白浅,白浅点点头“他拿了一株草,还受伤了。”

  白真心里一滞。

  白浅却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又连忙道“四哥,你施法试试,是否比你刚落下诛仙台之时,要轻松许多?”

  白真先是一愣,接着也反应了过来,低头,抬手,手上乍然一簇火焰,刹时便点亮了洞中所有已经熄灭了的蜡烛。

  他皱眉,收了那火焰,语气沉了下来“我的修为与仙骨之伤,竟已好的差不多了。”

  “那我便是猜对了。”白浅深色愈加凝重了些“四哥,折颜找到你之后,是否一直同你在一起?是否有给你吃过,或喝过什么东西?”

  白浅此话,白真听后,先是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呼吸一滞,也明白了。

  一瞬间,心仿佛沉入了海底,冰凉沁骨。

  三日前,换为凡界的日子,恰好是折颜忽然离开,后来回来说是给他查运的那一日。

  这不对。

  他并未真的忘了白真,又何必去给他查运呢?

  而那日他回来之后,便换下了那身白真给他的白色衣裳。

  难道正是因为……

  因为那衣裳染了血。

  “……你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吗?”

  几乎是颤着声音,白真问道。

  “他手里那草,若我没猜错,正是南海半枯草。”

  白浅终是叹了口气。

  “相传南海之中有神草半枯草,凡人食之可脱胎成仙,神人食之可修为大增,亦有……亦有修复仙伤之效。”

  白真的手早已握成了拳。

  那南海半枯草,他怎能没有听说过!

  只是若取得南海半枯草,必要历刀山火海,再与那守着半枯草的朱雀火鸾相斗取胜,方可取得。

  他想起白浅问他,折颜是否曾给他吃过,或喝过什么东西。

  那日桃林里,折颜丢给他一壶酒,笑着说道,即来了我这桃林,怎能不一尝我亲酿的桃花醉。

  只是那时他自封了身上法力,竟没有察觉到,自他与折颜桃林对饮之后,仙骨之伤,竟早已渐渐痊愈。

  “可是,那次……他只走了一日,换到神界,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怎能……”

  他还是试图劝慰自己。

  “那若是他设下了仙障呢?”白浅说道“若是他下了仙障,完全可以拖延你时间,恰好让你误以为他只走了一盏茶的功夫。”

  白真再也坐不住了。

  他一掀被子,从床上下来。

  “我去找他。”

17

  就像他做的那个梦一样,他跑遍了桃林,跑遍了他所有能跑遍的地方,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桃林破天荒地的下着雨。

  他从未见过下着雨的桃林。

  可是今日的桃林,却下着漂泊的大雨。淅淅沥沥的,仿佛是上天在替他哭泣。

  他没打伞。

  雨水落在花上,落在树上,落在地上,落在衣上。冰凉穿过躯体,刺入血液骨髓,沁入心肺。

  他一遍一遍的喊着折颜,却没有人回应,那个人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一般,天地间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雨水模糊视线,他脑中一阵恍惚,脚下一个不稳,便踉跄着要向后倒去。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倒下去。

  他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白真怔住。

  一时间,他竟有点不敢往后看。

  头顶被打上了一把伞,恰好遮住了淅淅沥沥的雨丝。白真呆滞的看着那迷蒙在细雨中的桃林许久,才像忽然回神一般,缓缓地回过了头。

  “我不过是去凡间帮你拿回了个东西,你怎得就淋成这样。”

  那人依旧是桃色的衣,浅淡的笑。

  白真却只是回着头,盯着眼前的这个人。

  过了半晌,他忽然开了口。

  “骗子。”

  他说。

  折颜面露苦笑。

  “你就是个骗子。”

  白真说的几乎咬牙切齿。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魔气要来寻我的时候,你骗我,将我支开了桃林。”

  “你在凡间找到我的时候,你骗我,让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

  “你走了一天不知去干什么,你骗我,你说你去帮我查运簿。”

  “我把你赶走的时候,你骗我,你说你不会再纠缠我。”

  “我问你那白色衣服上是什么的时候,你骗我,你说那只是铅朱。”

  他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离得折颜很紧,几乎要贴上他的胸膛。

  “折颜。”他开口。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黑发湿淋淋的贴在面庞上。雨水顺着面庞与脸颊,丝丝流入衣襟里,寒气入骨。

  折颜抬手,将白真黏在脸前的发别到耳后,轻轻的笑了。

  “你知道,我去帮你拿回什么了吗?”

  没有理会白真咄咄逼人的质问,折颜却是换了个话题,悠然道。

  白真只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帮你拿回了我第一次在你那里过夜时,你早醒,看着我偷偷画的那幅丹青。”
  
  那日折颜初醒,雨后初晴,空气间满是濡湿的气息。他方起身,便见白真忽的将桌上那幅才画的丹青迅速折了折,放到了身后。

  “我一直很好奇,那幅丹青究竟画了什么。”

  “今日我回那小屋找寻,没想竟真的找到了。”

  “画的是你。”

  没等折颜说完,白真便接上了。

  自凤凰落画,世间便再没有能入得了他笔下丹青的事物。

  只剩下了他。

  白真垂下眼帘。

  “我以为,你是因我受了伤,离开这里了。”

  “我以为你是来寻仇的,杀气腾腾。吓得我赶紧找来你遗落在凡间的丹青赔罪。”

  那人口气轻快,一副玩笑气息。闻折颜此言,白真终是笑了。破涕为笑。

  “我骗了你那么久,今日我便不骗你了。”

  折颜亦笑道,却不再是苦笑。

  白真吸了吸鼻子,挑眉。

  “可我今天偏要骗你。”

  他说。

  “老凤凰,我怎么那么,讨厌你。”

  雨水打在伞面上,发出滴滴答答的铜铃声响。折颜听白真此言,面上笑容更甚。

  “是吗。”

  然后他忽然就丢了那伞,猝不及防的,一把将人拥入怀里,俯首,便吻上了那人的唇。

  “可是我喜欢你。”

  感受着唇上忽然落上的温度,白真也笑了。他闭上眼,任雨水在脸上滑落。他抬手揽住了折颜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雨水津湿衣衫,却不再是那冷若冰霜的温度,只剩下丝丝绵绵的暖意,从心口逐渐而来,彼此交融,渐为一体。

  雨落桃花卷春香,半丝入骨绛微凉。

  他知道,这次,折颜没有骗他。

---------END----------



我这字数爆的我都怀疑我是写了篇假文章。
其实……这篇在构思的时候是个大长篇的,开始是打算是从折颜入魔写的,然而后来考虑到我这个懒癌估计早晚会坑,于是就……直接倒叙了。构思很多,篇幅有限,所以可能有很多梗很多线索都没交代清楚……大家随便捉虫!
另外……可能会有番外吧……你们想看什么番外……
最后依旧是谢谢能一直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

热度(492)